福乐园导航首页

福乐园导航首页 念平昔,空飘荡,遍天涯!

卢悦趁着谷令则的东风,把两个丹田都往前再推了一小步,完功后,坐在那里,半晌不能动。

姐姐进阶元中了,她应该高兴的,她们彼此之间,相处惦念,她真的应该为她高兴。

可是……

那份高兴里,有为她自己挥之不去的伤心痛苦!

这些年,她一直努力修炼,希望追上她的步伐。看似也追到了,她元婴,她也元婴,可……真正的距离,卢悦此时再想骗自己,也不可能。

元婴修士每个等阶的鸿沟,相差的,绝不是几十年。

她才刚刚元婴,再没有一个明德楼,能让她那样快,那样心无旁骛的修炼了。

卢悦知道,自己在嫉妒谷令则,也知道这样,是不对的,可……相比于那位一直顺风顺水的姐姐,她的日子……

她们是双生之子,却在生下来,就是一个天,一个地。

上世她懵懵懂懂死了也就罢了,这世,不论多努力,却还是拍马也赶不及她。

卢悦轻轻闭上眼睛,老天……对她何其残忍?

秋色怡人美女清纯唯美写真

给了她这样一个对比?

亲娘要求她跟谷令则学,学不了,就说她蠢!

亲爹……

更因为谷令则,从没正眼看过她。

难道她没努力吗?

上一世她努力了,虽然走的路子可能错了,但无可否认的是,她真的努力过。

这一世她也努力了,却还是这样……

“卢悦!龙牙鱼这么厉害,要不然……要不然,我陪你再去抓一次好不好?”

泡泡看不得她眸底深处的悲哀,也佯装没听到,她攥紧拳头时,骨节的咔咔声。迅速提了一个,在它看来,她拒绝不了的提议。

清亮的童间,炸在耳边,卢悦睁开眼时,还有些发蒙。

“我陪你再抓一次龙牙鱼。”泡泡耐心地又把刚刚的话,再说一遍,“抓多多的,我们……我们以后天天吃。”

天天吃?

龙牙鱼吗?

卢悦回过神来,看看泡泡一本正经,好像要安慰她的样子,把它一把捞过来,贴到自己额上。

“……泡泡,你是个小傻瓜,你知道吗?”

泡泡:“……”

它才不是小傻瓜呢。

要它说,卢悦才是这世上,最大最大的傻瓜。

连对它这个,本来的目标物都诚心相待,努力相助,那对她自己的亲人、师长、同门,又如何没诚心相待过?

可是,被那些魔修到处追杀,那些她曾经非常亲近的人呢?

都如紫电三子那样,只能跟她来暗的吗?

想到卢悦从来没跟她说过的双胎姐姐,它觉得,可能有些人,还不如萍水相逢的紫电三子。

“我不傻,我会一直陪你的,”说到这里,它顿了一下,觉得只它一个,卢悦也太可怜了,“还有……还有长寿,还有飞渊,我们都会一直陪你的。”

卢悦眨眨眼,“我相信!”

泡泡:“……”

它以为要费很多口舌,才能安慰好她的。

“不过,泡泡,再抓一次鱼的提议,我更喜欢!”

放开它时,卢悦已然把心中深藏的那份酸涩,那点不甘,强自按了下去,对着小家伙满脸笑意,把话题重新转到龙牙鱼上,“我师父有孩儿了,他说,身为师姐,要爱护下面的师弟师妹,所以呢,龙牙鱼这般好,我是一定要再跑一趟的。”

这世上,能让她真正惦记着送礼物的人,其实没多少。差不多两百年前,她在逍遥坊市给娘的孩儿准备礼物,结果……

这一次,师父和凤瑾,一定不会再让自己伤心了。

再说,龙牙鱼,他们自己也需要呢。

师父早是元后,再加凤瑾自己其实年纪也没多大。

她之所以,被一干魔修,追得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归根到底,还不是她身边的亲近之人,修为都太低了。

归藏界杀几个魔修,还要把传送阵关着。可若是那里有十几二十几的化神修士,哪怕那些魔主们还要派人下界去堵她,也不敢那般明目张胆。

“那这次一定把时间算好了。”泡泡只要她高兴起来就好,“可不能再那样不管不顾了。”

贪心可以,可因为贪心,把自己的小命搭上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卢悦答应的干脆,“现在什么时辰?”

她边说边看沙漏,居然这么巧,快到午时。

“我……闭了多长时间的关?”

“我天天数着,二十九天呢。”泡泡撅起嘴巴,“五行聚灵阵上的灵石,我都换了好多遭。”

过了这么长时间?

卢悦呆了呆,这样说来,外界争对沉勾宗的行动,早就开始了?

也不知道飞渊……

在妖族当主打,道门摇旗呐喊相助下,沉勾宗确实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。

十万大山,其实说来,全是人家的老巢,那里面生活的妖兽,大部分,都是他们圈养的。

原本这份外围屏障算是非常厉害的,可是这次来的,都是妖族的各方大佬。

一代又一代,十万大山的妖族高层,其实一直在竭力避免他们的孩儿,被这些魔修,炼成言兽丹,变为人家控制道门修士的恶丹。

哪怕那些抓来与他们合体的女修,他们并没有多少感情,孩子,却是他们自己的。

那种眼睁睁,却无力相助自己孩儿的痛苦,一辈又一辈,才是他们真正的恶梦。

强援的到来,让他们瞬间放弃诸多后顾之忧,与勾兽使驭兽使们相拼时,谁不奋勇上前?

早在路上,就发现不对,偷偷逃回来的干魔,躲在地底血怨之池处,看着再次点点汇聚来而来的血线,他的眼底是兴奋的。

谷正蕃的眼底也是兴奋的。

上面的伤亡越大,他们得到的就越多。

不管是人族的鲜血,还是妖族的鲜血,于他们,都是大补之物。

沉勾宗自建宗以来,就一直在防范妖族,虽然大长老不在,可还有的四位化神,俱是狠绝人物。

看惯了不管多强大的妖兽,都在他们面前匍匐低头的样子,突然之间,这些个家伙,一齐反了,如何能忍?

沉勾大阵正式启动,连十万大山都被笼罩其内。

“轰隆隆……!”

禁制之光流转之间,先是小妖兽暴开,再是四五阶的妖兽,再是六七阶……

到最后,连八阶化形期的妖兽,也那样在大家面前,暴体而亡的时候,连飞渊都红了眼睛。

“杀……!”

一声暴喝,自妖族某个化神大能口中发出,另一边倒的杀戮也开始了。

四十六位妖族化神,强行冲入阵中,再不管那些魔修,到底是筑基期,还是元婴期,反正是见过,不放过。

血怨池中汇聚而来的鲜血越来越多,还有上面隐隐传来的斗法声,都让干魔无比期待。

他期待所有来人,一齐同归于尽,期待那些化神人修和妖修的强大精血,期待他们,一齐到他的碗里来。

早知道沉勾宗的事,暴于世间,会让这些家伙打成这样,他早自暴出去了。

干魔所想,亦是谷正蕃所想,他们各自的左右眼,同时沉了沉。

若是由他们亲自操作的话,道门别想片叶不沾身,魔门这边,也不可能只沉勾一家,对抗这些妖修。

人、妖、魔三方大战,主战场若是在这里,他一定会成为最大的赢家。

望望血怨之池中,越来越多的暗红,干魔还是叹了一口气,真是太可惜了。

喧嚣了那么久,那些个魔主以前不是都挺能吗?怎么就眼睁睁地看着,狗腿子,这样被人剁了?

来人,快点来人!

……

道门那边的对言兽丹的叫嚷,混天、冥厄他们,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可是知道是一回事,真正打起来,又是一回事。

从上古以来,言兽丹,就被多方责难,人妖两族,都不知派了多少人,深入魔域查找,可他们查到什么了?

沉勾宗炼制言兽丹的事,很多很多年前,也被人说过,大家不也平安至今?

可是此时……

十万大山那里,残阳如血,血怨之气好像汇入残阳一般,连天接地,实在是……

“道门那边,分明只在嘴上嚷嚷。”冥厄郁闷,这一次真是被人家的表相,给骗了呀,“是谁?让妖族这般大举来犯的?”

妖族自上古大战以后,再不相信人族,也不相信他们。

这一次,怎么会是道门那边刚刚嚷嚷出来,他们就……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这样从无渊海,一路杀过来,让他们连急调人手都不行的?

“不一定是人族。”混天叹气,“前段时间,就是我们跟人屠子打架之前,沉勾宗好像派了不少人,到外拿什么人。”

“你没派人问一下吗?”

“本来是想问的。”混天很有些气怒,“那不是被人屠子给气忘了吗?”

最近一百多年,从死丫头卢悦,在堕魔海光复明珠城起,他们就事事不顺。

“我的人在道门那边得到消息,说……魔星卢悦,被一些相师视为天道之变数。”混天沉声,“依我看,我们的所有不对,根子,只怕还在她那。”

魔星卢悦?

冥厄簇了簇眉,“是那些人族修士说的,大道五十,天衍四十九,遁去其一的一吗?”

“是!”

两魔相视,眼里,都晕染了无数黑气。

……

飞渊再回浮世岛的时候,已经又是半个月后了。

知道卢悦与泡泡,在没他的时候,已经在海眼,网了两网龙牙鱼时,他站在那里,半天无语。

“……这么急?就不能等我几天?”

万一出事,他这辈子该如何面对自己?后悔就能把他活活淹死。

“你得相信我,就像我相信你一样的相信我。”卢悦笑,“看看,我又进阶了。”

气息方面,确实又强了些。

飞渊眼波一闪,知道她在拿进阶转移视线,“我有说不相信你吗?只是明明有我这个能撕裂空间的人,你不利用,偏偏要去拿命试风洞的丧湮风,你自己说,你们蠢不蠢?”

卢悦:“……”

在泡泡的傻眼中,她狠敲了飞渊的手,“你能,那你早干嘛了?”

“啊!”遂不及防下,飞渊一下子痛叫了出来。

卢悦一惊,她虽下了点力,可也不到于让他惨叫?

她迅速夺过他要躲回去的右手,原先修长有力,骨节分明的手,此时看来,被她打下的地方,已经肿了起来。

这……

“嘿嘿!龙牙鱼果然厉害!”

屁!

“受伤了?”

“咳!”飞渊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,“点点皮外伤,没事的,再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卢悦:“……”

明明他一来,她就检查过,他身上一块皮都没蹭破过。

可是现在……

“把你身上的伤,都露出来!”卢悦吸了一下鼻子,“要不然,反而让我更担心!”

飞渊万分后悔,刚刚怎么没忍住。

“……飞渊,你一直看不起我是不是?”

卢悦等了半天,没看到他把隐藏起来的伤露出来,心里其实挺伤心的,“我知道你们鲲鹏厉害,是神兽,我……”

“看看,看看……”飞渊迅速撤下法力,把自己的伤全暴露在师姐面前,“我都说了,没多少伤的。”

再不把伤露出来,凭他对她的了解,只怕以后,她对他,都要敬而远之了。

还说没多少伤?

脖子那里,有个硕大的紫黑手印,再加上所有露在外面的肌肤,都有或红或紫的伤痕,卢悦真正看到的时候,眼前都黑了一下。

“谁弄的?杀……杀了那人吗?”

“放心,已经不是很疼了,那人当场就被老头杀了。”飞渊摸到脖子时,其实也很不是滋味。

“……你傻呀!”

脖子那里的伤,要是再用点力,只怕他的命就没了。可是哪怕伤成这样,他也在半个月内,从魔域那边,赶了回来。

卢悦不管眼睛和鼻子,在这一刻,都酸热得紧,“我在浮世岛能出什么事?要那么赶吗?你就不能养养再……”

“我想给你捉鱼!”

泡泡慢慢后退,离他们远一些。

“你性子急,那天……那天我不应该马上就走的。”飞渊后悔,“我应该帮你先把龙牙鱼弄到手,再出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卢悦把头仰仰,“我……我以后改!”(未完待续。)

Tagged